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练剑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。知海寻梦,博海寻友。知识需要传播,快乐更要分享。欢迎浏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  

2017-09-13 07:32:24|  分类: 【各地民俗风情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二道贩子集团公司光杆司令张洁方之所以现在还在地球上摇晃着,一方面跟生命期限有关,一方面跟心理素质有关。回顾几十年当二道贩子的光辉历程,也曾经历过一次次的惊涛骇浪,之所以能手把红旗旗不湿,就跟从小憨大胆有关。提起那次上贼船的事,现在都要捂脸。
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张洁方 | 文

豫记微信号:hnyuji


一针鸡血收核桃

上了贼船下不去

 

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。我都不想提,提起来老丟人。

 

在三门峡火车站的电杆上,贴有一则广告,广告说山西降县的核桃很便宜。这则广告给我注了一针鸡血,立即上了降县的班车。
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到了地方,问了几个人,都说续鲁乡核桃产量大,我当即决定去续鲁。

 

我下错了车站。当我开着11号车来到通往乡下的社会客车站时,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,通往各乡的班车全部停发。

 

走出车站,准备找一家便宜的旅社,恰巧碰到一个出租车司机,问我去哪?我说去续鲁。他说他可以送我去续鲁。

 

我问多钱?他说三十。我说太贵,比客车票价贵一倍哩!他说那这样,你给我二十,我到路上再捎拉俩人,这样可以吧?我想都没想,就同意了。

 

车出县城,上了两个人,说到续鲁。走有四五里,又有两个人拦车,也说到续鲁。一番讨价还价,两个人也上了车。


车在山道上蜿蜒,夕阳把中条山涂抹成黑红的颜色。车子绕过两道山梁,红没了,天与山相接处,只剩下黑。
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司机开了车灯,缓缓往前车。车里放着轻音乐,毛宁的《涛声依旧》,我微闭着眼,一条腿闪着,一边哼着:带走一片渔火,让我温暖你的双眼……双眼没温暖好,突然惊恐地瞪大了双眼。

 

因为四把刀子架到了我的脖子上。借助汽车的大灯,我看到了寒光闪闪,更感到寒气逼人。当时的我,浑身扑轰一下,先是被吓出一身冷汗,接着腿开始发抖,心突突狂跳,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

十几秒后,我镇定下来,壮着胆子厉声喝问:干什么?刀子的主人冷冷地说,“不干什么,弄俩钱花花!

 

”此时,我脑子在飞速旋转,思考着对策。求饶,死得很惨。来硬的,赤手空拳怎敌四把利刃?唯有镇定,才是上策。

 

 

刀架在脖子上

破财消灾为上策

 

想法一出,我立马哈哈大笑,笑得很放肆。这一笑,明显感觉到四把刀子都有轻微抖动。两个人问:“笑什么?”我说“笑你们,这是何必呢?想要钱,明说就是,干嘛动刀呀!”

 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其中一个说,“少废话,把钱掏出来!”不掏钱是不行了,常言说破财免灾,今日不破财,灾看来是免不了了。在权衡保钱还是保小命的时候,看起来还是待小命亲。

 

于是,我把手伸进衣兜里,掏出一沓钱来,在手心拍了拍,说:我来续鲁走亲戚,只带了一千元,给你们五百,我留五百,够意思吧!

 

一个劫匪把手伸进我口袋,掏了一遍,确实再没掏出一分钱,就说,走个亲戚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我说你总得给我留一点吧。另一个说,给他留二百。

 

于是,八百元装进他们包里,然后命令司机停车,下车。

 

这伙人下了车,司机骂声连连。惊魂不定的我,心想司机和这四个人绝对是一伙的,于是对司机说,往前开。

 

车过一个山弯,突现一个村子,我令司机停车。司机将车停后,收我二十元钱,调头回城。我记车号,一看没有车牌,只骂自己眼瞎,当初居然不看车牌,活该挨宰。

 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谁知道呢?除这二百块钱外,我背的包里还有五万块钱,它们吓得没吭一声,静静地躺在我的两件烂衣裳中间,烂衣裳又躺在编织袋中间,编织袋又窝在蓝帆布背包中。

 

我之所以那么爽快地答应给劫匪八百元,除了不得已,更重要的是丟卒保帅。这五万块钱如果叫他们搜了去,他们不要我小命,我也得自挂东南枝。

 

这五万块钱,是通过春爱的手,在西关信用联社给贷的款,二分一利息。钱没了,我咋对得起春爱对我的信任?

 

进村后,我敲开一户人家的门,在那户人家借宿一晚,第二天跑到续鲁,到处转悠,心想做笔生意,把八百元钱挣回来。

 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谁知转了几家收购门市,人家的收购价和卢氏收购价可以说是双生俩比脸一一一模一样,我好比猪水泡泄了气,绝望得想一头碰死中条山算啦。

 

如果不是二道贩子集团公司的招牌在心里撑着,没准真就碰死了。

 

可我不回去,不能砸了二道贩子的招牌。

 

 

柳暗花明收木耳

惊魂一夜成回忆

 

狠劲一来,我到地摊上买了把长刀子,装进背包中,踏上了新征程。连续半个月,我跑了垣曲、英言、邵原,把中条山王屋山的圪圪崂崂钻了个遍,也没找到商机。

 

一日又返中条山,准备到历山去,路过同善,走进一家收购门市,问收没收木耳?老板说有,从里边掂出一编织袋,拿让我看。

 

我一看,日水的很,要多日水有多日水!我问多少钱一斤?他答二十五。我一听,心瓦凉瓦凉。

 

卢氏木头上种得好木耳才二十五,这烂货也要二十五!我连话都不想再说,抬腿往外走。老板问是不是嫌贵?我说不是嫌贵,是相当嫌贵!
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他说还有一种不贵,十三、四块钱就可以收到。我问有无样品?他说有。复转身回屋又掂出一个编织袋来。我一看,和卢氏木耳一样品质,禁不住一阵狂喜:

“真十三、四块一斤?”

“谁捣你谁是鳖豆豆!”

“能收多少斤?”

“一千多斤松松的。”

“这样,不管你收多少钱,我给你十五块,有多要多!”

 

这老兄姓杨,叫杨陆勤,是个实在人,当下高兴得又是倒茶又是敬烟,然后把我带到饭店,要了四个小菜,两碗刀削面,几瓶啤酒,美美请我吃了一顿。

 

吃完后,我回旅社,杨老板下去收木耳。两天,收了一千一百斤,还有三四百斤,主人不在家,暂时收不成,只有作罢。

 

过磅,付款后当晚,闻喜一个老板到他的收购门市拉连翘,趁车把木耳给我捎到东镇。

 

车到东镇,大约夜半两点。药老板帮我把货从车上掀下来,开车走了。

 

我把二十多包货堆放整齐,静待天明,等候候马至三门峡的班车。


二道贩子张洁方遭抢记:提起那次上贼船,现在要捂脸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好不容易熬到天明,好不容易等到太阳出来,候马的班车停在我面前,我扛起木包从班车后边的梯层上一包一包扛到车顶,拉好网绳扣牢,坐进班车里,脸上的汗和着泪往下淌。

 

二道贩子的汗是咸的,泪却是酸的。因为汗和泪都流进了我的嘴里,我品咂出来了。


那是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夜晚。冷、饿、困、怕轮番向我进攻,风拍叶声都能令我神经高度紧张,紧张过后又是极度疲乏。如今想起来,仍旧唏嘘不已。

 

那时候真是胆大,一个人便敢闯。几经崎岖,总算有所收获,还可以现在回忆过去跟人讲讲以前的故事,阿弥陀佛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 

作者简介

张洁方,60年代人,农民,尝试写作和种地的关系。有部分作品散见于各地报纸与杂志。



豫记版权作品,转载请微信80276821,或者微博私信“豫记”,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@163.com



豫记,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