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练剑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。知海寻梦,博海寻友。知识需要传播,快乐更要分享。欢迎浏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  

2017-06-03 10:14:56|  分类: 【各地特色美食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方便面已经是“地球人都知道”,可伊府面连自家人都不知道,它作为方便面的始祖,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生在河南,长在郑州,生活惨淡得不及烩面的百分之一。

 

果真是生了方便面,就忘了祖先伊府面,还不受自家人待见,里外都没立足之地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 

言苏伦|文

豫记微信号:yjhltxdjm

 

伊府面VS方便面:冰火两重天

 

20世纪50年代,郑州的地标二七塔还是木制的,旁边杵着一座“基督教堂”,解放路的新华书店还是当时郑州最大的书店。荒芜的人民路还是胡同的天下,长春饭店在我们看来也就是一张土得掉渣儿的老照片,仅相当于现在的路边摊规格。不过那会儿已经算是豪华级别了。

 

30多岁的郑立明在店里当厨师,他用鸡蛋和面,煮后过冷水再油炸,熬鸡肉老汤煮面,最后加入青菜、猴头菇、鱿鱼丝、马蹄、青豆、鸡丝等,做出了郑州第一碗三鲜伊府面。

 

几乎同一时期,在世界的另一个犄角旮旯,一个叫安腾百福的日本人捯饬出了方便面。1958年他创立日清食品公司,开始卖世界上第一款方便面“鸡汤拉面”。从此他就成了“方便面之父”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可谁又知道,安腾百福1910年出生在台湾,原名吴百福,当时伊府面在台湾叫“伊面”。没有这背景,安腾能造出方便面?这的确是个问题。

 

方便面刚出来那会儿挺贵的,35日元一份,普通的乌冬面才6日元。长春饭店的伊府面也很阔气,做法讲究、味道独特,一度吊起了老郑州人的胃口,同烩面有一拼。合记烩面4毛钱一碗的时候,伊府面已经一块二了。

 

虽然都是面条界的贵族,命却不一样。强大的宣传和促销让方便面迅速红遍日本岛,1961年,它在日本的消费量已经达到一亿五千万份。

 

畅销带来的是层出不穷的山寨版。方便面他爹肯定不答应,一番折腾,1962年拿下了“方便面制作法”专利。1964年,他搞了个日本拉面协会,把方便面专利转让给世界。1971年,他发明了“杯面”,风靡全世界。2005年,日清的方便面登上宇宙飞船,成了太空站的宇宙食品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方便面不但成了日本专利,还一步步走向世界,甚至宇宙太空。

 

而伊府面却始终窝在小胡同里。在中国人民还没开始奔小康的年代,“贵族”的下场可想而知。“物以稀为贵”不可能让伊府面和长春饭店飞黄腾达,只能被饿死。20世纪80年代,长春饭店关门了,三鲜伊府面也跟着消失了。

 

伊府面大扫盲:河南代表队胜出

 

如果不是跟一个朋友聊天,我压根儿不知道郑州还有一碗伊府面,听到这个名字我一头雾水,每一个字都问了一遍。

 

在老郑州的记忆里,伊府面还算是带彩儿的,可对于现在的人来说,黑白的都少见,基本是没影儿的。关于伊府面,需要扫盲的人群太庞大了(包括我在内)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一旦涉及某某的起源,国人总是当仁不让,都说是“我的”。伊府面争夺赛中,主要有四个代表队,广东、福建、苏州和郑州,广东、福建在半决赛中被淘汰,苏州和郑州闯入决赛。

 

郑州说:唐朝有位姓伊的将军,回老家邺城(今河南安阳)省亲,结果刚进家门儿,皇帝就召他回京,这让家人很崩溃,想好好吃个饭都不行。家厨急中生智,做了一碗油炸鸡蛋面,又熬了一砂锅高汤,什么海参、猴头菇、玉兰片等等放了一大把,再加上大油、胡椒、辣椒油等调味。

 

将军一吃,哇塞,太赞了!从此这个面条就火了,因为是伊家做的,就取名伊府面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再来听听苏州的。清乾隆年,书法家伊秉绶在惠州当知府,请来一位开封的麦厨师,厨艺好得不要不要的,伊大人吃得灰常开心。伊大人调到扬州当知府,也不忘带着麦师傅。两位吃货在扬州吃兴大发,麦师傅把中原汤加到江南面点里,创出了伊府面。

 

两位选手的陈述几乎天衣无缝,裁判翻了翻惜字如金的史料:哀家真的很为难。仔细推敲,还是有缝儿的。

 

郑州版本的起源是安阳,苏州版本呢,请注意,麦厨师虽然在扬州做出了伊府面,但麦厨师是开封人,所以起源是开封。安阳和开封都是河南的,郑州代表队完胜:其实我们是河南代表队。

 

无论如何,伊府面都是河南的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 

咱的不在乎成就了人家的创造力


但从做法上来看,伊府面的确算得上方便面的鼻祖:油炸过,可以长时间保存,吃的时候丢锅里煮熟即可,非常方便。
 
善于借鉴学习的大和民族,get到了其中的商业元素,将伊府面改良、再改良,再次回到中国的时候,“方便面”一跃成为了老少咸宜的食品。
 
反观伊府面呢?在大郑州,也只能在三四家饭店里找到它的身影,而且,给你端面的服务员,绝对讲不出伊府面的原产地在哪里。
 
所以,那些嘴里啃着方便面,心里叨念着日本的童鞋们,不知道方便面和伊府面的关系,也是不奇怪的。
 
中国第一份方便面是1970年诞生在上海益民食品厂,直到引进了日本的生产线后,国内的方便面生产才遍地开花。今天国内的方便面巨头主要有康师傅、统一、白象和今麦郎,最牛叉的两个都来自台湾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去超市买买买,满世界都是方便面,进口的永远比国产的贵。南街村的北京方便面现在1块钱一袋,过去大概几毛钱,物价飞涨的时代,它也是够体谅人民群众了。
 
该是咱的,咋就成了人家的?谁叫咱总喜欢抱着厚厚的历史书做春秋大梦呢。
 
但有一点和世界人民是一致的,就是会牢记爆炸和爆炸后,忽略爆炸前。方便面的洪流早就把伊府面那点儿历史冲干净了,过去没受到重视,现在更不会有人关心。
 
日本只是一个弹丸之地,任何能够创造价值的契机对他们来说都很宝贵,哪怕是一碗面。咱不得不佩服人家的创造力,方便面能够有这样的成就,伊府面却寂寂无名,咱不该反思吗?


动图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豫记曾经推过一篇河南方便面的文章,详参据说中国人每吃三袋方便面,就有一袋made in河南,河南曾经有许多方便面厂家,辉煌一时。
 
但走着走着,这些方便面品牌就销声匿迹了。占领全国超市的大品牌,现在也与河南不沾边了。


重出江湖的伊府面也没改变苦逼的命运

 

国内方便面尚且如此,伊府面就更不用想,仍旧是一副苦哈哈的模样。

 

1980年,人民路边儿冒出一家烤鸭店,和长春饭店是同一家公司。卖烤鸭让这个店铺稳稳地站在了金水河畔。烤鸭可比伊府面贵多了,只不过它贵得是时候,改革开放以后,人民开始奔小康了,兜里好歹比那会儿鼓囊了。

 

店铺生意是越来越火,但面对着喷香的烤鸭,终不忘那一碗三鲜伊府面,到底意难平。1995年,炒菜的厨子王俊明被调岗专做伊府面,他是郑立明的传人,郑州资格最老的伊府面技艺传承人。


大郑州抛弃了一碗比烩面更有嚼头的伊府面,却被日本人偷走发明了方便面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三鲜伊府面重出江湖。除了三鲜味儿的,还有牛肉的、羊肉的、鸡块的……品类不再那么单一,还能在店里观看师傅做面。

 

伊府面总算在郑州活下来了,可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,它始终无法跟烩面大军抗衡,郑州还是烩面的天下。

 

目前整个大郑州大概有三到五家店铺卖伊府面,还不是主打。众多吃货都是奔着烤鸭、各种豫菜去的,伊府面就是片儿绿叶。它在郑州混了六十多年的结果是:罕见有售、平均价格15块一碗,每天可怜巴巴地求关注,哪位顾客心情好了点一碗。

 

一种食物不仅仅是满足嘴和胃,还有情怀在里面。一碗伊府面装了多少酸甜苦辣,也许吃的时候你能听到它在呐喊:别光顾着烩面,别吃了方便面就忘了我!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
豫记版权作品,转载请微信80276821,或者微博私信“豫记”,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@163.com



豫记,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