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练剑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。知海寻梦,博海寻友。知识需要传播,快乐更要分享。欢迎浏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  

2017-06-14 08:06:20|  分类: 【教育在线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高考结束了,童鞋们作鸟兽散,或回家蒙头大睡,或登高扔书,或扎堆儿狂欢……遥想当年,我走出考场,只觉得热泪盈眶,不是因为考得好,而是因为可以告别书山题海的日子了。只想着:管他考几分呢,先嗨几天吧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然而,你可能不会想到,如今的河南大学在成为现代高校前,曾是河南贡院的所在地,延续1300多年的科举考试在这里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
立于唐、盛于宋又兜兜转转1300年回到河南的科考制,在终结的前夜究竟发生了什么?和现代教育有着什么相似和不同?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?



言苏伦丨文

豫记微信号:yjhltxdjm


 

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城

河南贡院成为科举制垂死挣扎的最后一站

 

如今,在河大校园里,河南贡院只剩下两座贡院碑,刻着贡院重修改建的两通碑文:《改建河南贡院碑记》,雍正十年河南巡抚田文镜撰写;《重修河南贡院碑记》,道光二十四年河南巡抚牛鉴撰写。贡院碑对面是根据老照片重建的河南贡院执事楼,大有凭吊历史的意味。

 

按理说会试应该在都城北京举行,但1903、1904两年的会试都改在河南贡院举行,准确地说,历史上最后两场科举考试都是在河南贡院进行的。这种情况在明清科举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被保护起来的贡院碑

 

1900年,八国联军打进北京,火烧圆明园,但估计没多少人知道被烧的还有北京贡院。外国人深知中国对科举的痴迷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因此烧毁贡院是对中国士人最严厉的报复。

 

为了给那些死在义和团运动中的洋人出气,1901年订立的《辛丑条约》规定5年之内不准在北京及近邻的山西举行会考,能正常考试的只有7个省份。虽然对寒窗苦读的士子们来说,这个打击不小,可对老百姓来说或许是好事。

 

义和团运动每每东窗事发,官场中的头目们总能逍遥法外,受罪的都是平民。这次可谓是釜底抽薪式的惩罚,直接绝了大批年轻人的仕途。

 

那么,科举制得以废除,我们是不是要感谢列强,烧了北京贡院,逼着清廷签了《辛丑条约》,如果不感谢,又仿佛在维护科举制度,真有里外不是人的感觉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慈禧太后


再看国内,慈禧带着光绪皇帝逃到西安,同时她也深受打击,接受了改革派的建议,批准部分新政,比如废除八股文,改试策论,最后两场会试其实是科举改革的示范。

 

至于在哪里考试,当时的礼部官员准备重修被烧得七零八落的北京贡院,然而大家都说修贡院不吉利,明朝就是因为修贡院灭亡了。再加上列强的压力,决计不能在北京考。但考试又不能停,毕竟国家需要人才。

 

这时候慈禧正从西安往北京赶,在开封停留了33天,觉得开封交通便利,距北京也近,会试结束参加殿试很方便,河南贡院也是当时四大贡院之一,于是决定将延误的顺天乡试及河南乡试、1903和1904的会试都改在河南贡院进行。

 

就这样河南贡院成为科举制垂死挣扎的最后一站。

 

 

科举考试终结前夜的疯狂乱像

官兵打人主考官被群殴

 

1904年3月,河南开封城热闹非凡,除了考官和赶考的,还有想趁机来捞一笔的生意人。数以万计的外乡人把开封的旅馆都塞满了,驿站码头的状况不亚于现在的春运火车站。

 

这次甲辰会试拜慈禧老佛爷所赐,她70大寿,全国人民都陪着过万寿节,开恩科给了想考功名的举子们更多的机会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那时候的清王朝已经是千疮百孔,但皇家的面子决不能丢,会试这样的大场面一定得hold住了。中央派出一正三副4名主考官,都是一品二品的大员,还有18个京官当同考官,称为“十八房”。河南贡院内挂着“明镜选士,为国选材”的对联,11866间号房(单人单间的考场)严阵以待。

 

考试一共三场,一场考三天(有没有感觉现在3个小时的考试很轻松?)。考生们天不亮就在贡院门口排队点名,要过三道门,每道门都有差役搜检,类似于现在的安检,只不过那时全手动。三道检查都过关了,就可以进入号房做题了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这就是号房

 

话说号房,是很伟大的发明,高2米,长1.4米,宽1米。东西墙上砖缝儿里嵌着一上一下两块木板,上面的是桌子,下面的是凳子,晚上把桌子移到下面就是床。而且号房里还有简单的做饭吃饭的家伙,其实就是告诉你,这三天甭想出来。

 

考场四个角都有瞭望台,差役站在台上,所有考生在号房里的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。贡院的围墙上布满荆棘,类似于现在的铁丝网,内外都有重兵把守,断绝考生和外界的一切联系。不得不说,古代的监考比现在狠多了。

 

一场考试结束,考生们可以出来放放风,但很快就要进入下一场战斗,搜身的噩梦整个会试要经历9次。考个试太不容易了,大老远跑来,盘缠花了不少,心力交瘁地熬9天,还不一定有戏。号房的墙壁上经常会看见这样的吐槽:“未登青云路,先进枉死城”,“三场辛苦磨成鬼,功名两字误煞人”。

 

三场都考完了,贡院南边的影壁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成为士人关注的焦点,考试的榜文等一切有关信息都会在这里公布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观榜图

 

然而,1902年顺天乡试,河南贡院就上演了一场闹剧,神圣不可侵犯的科举考场乱成一团。8000多考生入场的时候,工作人员挂错了号灯(维持科举考试考场秩序的一种制度),导致入场秩序乱了,速度更慢了,考生们已经够焦虑了,官兵还打人,结果就是大家群起围攻搜检的考官。最后,乡试搜检点名制度被废除。

 

这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,更加说明科举蹦跶不了几天了。

 

1905年,终结科举制度的人出现了,而且还是个河南人。出生于河南项城的袁世凯,联合力推洋务运动的权臣张之洞等人联名上书请求废除科举制,清廷已无力维护这个沿用了千年的正统制度,只能下令废除。于是,甲辰恩科会试便成为史上最后一次科举考试,河南贡院也成了科举制度灭亡的见证者,被载入史册。

 

 

河南贡院曾是中国四大考场之一

考生单间就有一万多个

 

唐朝开始有贡院,专门用来考试。宋徽宗时,都城开封设立贡院,用来举行会试。到了元代,都城变为北京,开封作为河南的省会,贡院就改称河南贡院,用来举行乡试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宋代殿试  皇上亲自监考

 

明代河南贡院因为简陋、水患、火灾等,在开封城内搬了几次家,规模慢慢扩大,条件也越来越好,号房设备从席子到木板再到砖头,总算是壮观起来。可惜明末李自成带着农民军攻打开封,以黄河水灌城,别说贡院了,整个开封城都淹了。

 

清初,开封城依然没有缓过来,到处残破不堪,积水也没完全退去。连河南省、开封府等官方部门都得暂时在周边的州县里办公,所以那几年河南的乡试都在辉县的百泉书院举行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河南贡院大门

 

顺治十六年,清廷在明朝周王府遗址上重建了河南贡院,有号房5000多间,一座高4丈多的明远楼,后山还建了一座文昌阁,规模非常宏大,在全国的贡院中也排在前头。

 

但有人来挖墙脚了,名副其实地挖。挖煤,挖王府的砖头,挖王府的宝贝,总之是越挖越深。过了六七十年,贡院东西北三面都变成了池塘,像三面水墙,贡院是锅底,雨水从池塘漫灌到贡院,没法疏通,想把贡院垫高点儿,又是很大的工程,因此贡院总是水汪汪的。

 

河南巡抚田文镜把这种情况反映给雍正皇帝,在开封东北角上方寺南(今河大外语楼附近)买了块地,重修贡院。雍正十年,河南贡院脱胎换骨,号房9000间,规模较之前更大,无奈河南的考生实在太多了,号房还是不够用,考试的时候还得用芦苇和木架搭建临时的号棚。
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 

  

 

道光九年,有人捐银子扩建贡院,于是号房增加到11866间。道光二十一年夏天,黄河决口了,开封危矣,城内的公共建筑都被拆了,东北的河南贡院除了考试,原来还可以抗洪,赶紧拆了抗洪,于是又毁得不轻。

 

第二年,重建的河南贡院新建号房10009间,修复的旧房子有1857间,凿了5口井,一下子跳到中国四大贡院的队伍里了。这也是会试能在此举行的原因之一,河南贡院的实力杠杠滴。

 

 

在中国倍受诟病的科举考试

也曾是外国人眼中“中国文明的最好方面”

 

科举制度曾经多么辉煌,控制着国家的政治命脉。但是在风雨飘摇的清末,科举成了众矢之的,即使逃到河南也改变不了死亡的命运。

 

除了守旧的学子和部分官员对它恋恋不舍,兴办学堂的把它看作眼中钉,外国列强视之为肉中刺,连传教士都高呼要废了它,因为它是维系儒教文明的支柱,一旦被废,礼法也将崩塌,传教士们就可以自由快乐地传教了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1905年光绪皇帝下诏废止了科举考试

 

很难判断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谁,但科举制被废后最高兴的那个不会是中国人。美国传教士丁韪良说科举是“中国文明的最好方面”,“它的突出特征令人钦佩”(《中国环行记》1896年)。日本学者原胜郎当时也认为:科举制度造就了中国文明,它是中国文明的顶峰。

 

外国人就是这么理性,中国人却很任性。喜欢拿着现在的尺子去量过去的东西,用老外的眼光看自己的古董,结果看到的净是老掉牙的玩意儿。中国历史五千年的文明难道都是陈芝麻烂谷子?那也太片面了。


发生在河南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:最被国人诟病的教育制度,却被外人视为中国文明的顶峰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科举消失,贡院的使命也随之结束。接踵而至的是如火如荼的革命,新式学堂如雨后春笋,从河南大学堂到今天的河南大学,中国高等教育在荆棘坎坷中走向新生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河南大学也是河南贡院在当代的涅槃重生,前事不忘后事之师。

 

伫立在河大校园内的两座贡院碑,见证了科举制度的兴盛与消亡。有人说这两块碑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的里程碑,应时而生,也因时而灭。如同高考,很多人对这种应试教育体制爱恨交织,但也不能否认是底层学子完成身份晋级的唯一通道。


河南大学是一所有着河南贡院基因的现代高校,这两块贡院碑不仅仅是“里程碑”,更是“纪念碑”,每一个时代都会有时代特色的教育制度,一切不合时宜又抱残守缺的方式,都难免被时代边缘化,摆在河南大学面前的难题,依然会很多。

(图片来源与网络)



豫记版权作品,转载请微信80276821,或者微博私信“豫记”,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@163.com



豫记,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