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练剑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。知海寻梦,博海寻友。知识需要传播,快乐更要分享。欢迎浏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  

2017-05-09 08:18:35|  分类: 【名著古文小说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周,一个名叫“范雨素”的农村妇女着实在网上火了一把:初中文化、在北京当育儿嫂的她,用纸笔写了十万字的故事。她的自传小说《我是范雨素》突然火爆,甚至有两家出版社连夜打电话找她出书。


在河南的三门峡,也有一位经历大致相同的村姑,17年坚持不懈写作,由85本日记整理出书,让作协秘书长等一众文坛大佬倍感震惊。她叫石淑芳,用她自己的话说,“在文学的路上,我是一朵迟开的洋槐花。”


一个只有初中学历的灵宝村姑,不烧火做饭不下地干活,靠17年的85本日记震动了中国文坛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石淑芳丨文

豫记微信号:yjhltxdjm

 

我的家乡坐落在豫西山区,那里的每一座山都被刺槐覆盖。刺槐是一种舶来树种,当地人称洋槐。它们耐旱欠活,人间农历四月醉芳菲时,各色花儿灿烂在阳光下,洋槐花也打开了它波澜壮阔的锦缎:从山根到山脑、还有公路边、土堰上、房前屋后,如火如荼的激情以雪的颜色泼洒,甜丝丝的馨香从一朵花,从千万朵无数朵的聚集里酿出了一坛酒,微风过来启口,淡淡一缕就把人醉倒。

 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我就出生在这样被槐香簇拥的地方。洋槐花在沟谷和山洼连绵不断。花海把小村浸泡地甜香四溢,风过处,清香向四面山头弥散。漫山遍野的白,铺天盖地的香,是大自然慷慨的馈赠。

 

山民们头脸衣服沾染的花香使得蜂蝶们乱了心性,它们不仅仅浏览花枝,其中胆大的正走着路就不断被频频吻上来。被蜜蜂吻可不是好玩的事情,抱头逃遁和笑闹的尖叫抛洒在小径上、山坡上、给小村带来乡居的人气。

 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其时我的打猪草断然抛弃了蒲公英和水菠菜,理所当然的捋槐花。我家的母猪在洋槐花的滋养下,堪比上足肥料的禾苗那样健壮,它在阳光下皮毛油亮情欲烁烁,大肚子拖曳着地皮,下的小猪崽又多又欢实。那些满坡满岭纯净如白雪馨香如玉兰的槐花,母猪何尝不是间接地吞咽了天地之灵气,日月之精华呀!

     

南墙根给母猪挠痒痒,摸它的胎动猜猜猪崽数,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和我一起捋槐花的是邻居翠翠,我的歌声和翠翠的笑声徐徐开启山谷的寂寥,洋槐花枝被钩镰利索的劈下,凝脂的花朵在我手指的开落间堆满提篮,然后装进蛇皮口袋。
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世上最浪漫的劳动莫过于做一个喜气洋洋的捋花女子——顶着一袋花朵的我从山上蹒跚下来,白花花的槐花摊晒在院子,花朵的香气四溢招来了许许多多馋嘴的蜜蜂,它们嗡嗡地吵闹着,你推我搡。我的头发和脸庞在这个季节也浸染了花蜜,它们纷纷追飞到我头上来。

 

我不厌弃这些小东西,同样的贪恋花蜜,我视它们为亲密的友人。它们阳光下半透明的肚子,充盈着让我馋涎欲滴的蜜糖。我把它们捉在一个小瓶里,焦灼地等着它们把蜜糖吐出,有时候心情过于迫切了,直接提起肚子往外挤,挤过的蜜蜂气息恹恹地,不一会就不动弹了,我不知道它竟会这样枉送了性命。望着它们的尸体,我默默地忏悔哀悼。
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放蜂的外地人喜欢吃鸡,村里农人拿鸡跟他换蜜。我家没有鸡,特别是没有腿瘸的,不下蛋或者啄人的鸡,都是老老实实勤勤恳恳下蛋的母鸡,这样的鸡母亲是不舍得去换蜂蜜的,我只好去捉蜜蜂。我在晾晒的槐花面前快晒焉了,蜜蜂也三三两两地在蹬腿,也没折腾出多少蜜糖。

   

 放蜂人在河滩的草坪上搭起一个军绿色的帐篷,一排排蜂箱有序摆开,数不清的蜂群组成一支浩大的乐团,天天给它们的主人奏乐。女主人溪边淘米,不远处两个树杈间扯一根细绳,晾晒着她花花绿绿的衣服。
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他们的大黄狗吐着石头,安然而警惕的看着过路人,男主人在蜂箱前忙碌,在一个夏花烂漫的小村河边,伴着潺潺的流水,他们勤勉而诗意的栖居。有时候用得着谁家的电了,或者跟谁家认干亲了,临走时会给人家撇下一瓶两瓶蜜糖,我和他们没有半点渊源。我吃蜂蜜的代价要牺牲蜜蜂无辜的生命,这种方式实在残忍,渐长的我也不屑为之。

 

一只慌慌张张赶路的小飞虫大概是色盲,它没看清我的花衣裳,莽莽撞撞地撞上来,把下地归来的我撞成个瞎子,放蜂人的帐篷边,那位大嫂帮我把虫子吹出来。
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那个黄昏,火烧云在天边像一只腾飞的骏马,它金红的色泽魅惑炫目,衬出天空蓝的更加干净清明。槐花在小山村开得铺天盖地,村子像捂在罐子里的蜜糖,随微风徐徐散发沁香。其时,秋花和桐花还有那些开花的树,在春末夏初的风里,把生命的极致张扬得有声有色。

 

我把脸凑近了那位穿红裙子的大嫂,她的手温软香酥,带着无尽的体贴,和着她的笑靥,给我的内心吹来一阵春风。外域的气息以这样猝不及防的方式和我融合。

 

大多时候,我盘腿坐在院子里的槐花上,嗅着槐香,手边放一碗母亲的槐花蒸菜,撮一口菜,瞄一眼书,人书两忘。母亲说:看,看,准备嫁给书呀!在母亲看来,打猪草的职业和看书的优雅没有关联,但谁说书一定要在书房看,乡野鄙夫村姑们没地方就不要看?时而坐在沁凉的青石板上,时而伏在叶子稠密的黄瓜架下,时而攀上视野开阔的柿子树,我的书房天地搭建,流泉淙淙花香鸟语,悠哉悠哉乎。
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
一本被同伴传来传去掉皮少页的《牧马人》的小人书、一本箱底翻出老鼠噬咬繁体竖排的《红楼梦》、一本邻居教师订阅散发墨香的《今古传奇》,在洋槐花树林被花们包围的香气里,给我心灵带来一波又一波强震。

 

上地路上,我柱锄而立的蜂房外,红裙子的放蜂大嫂跟我聊花期,聊不同地域的风情,我们的话题琐琐碎碎,像树枝上的洋槐花,朴实亲切,多年后成了我岁月深处的花蜜。临走,她送我一瓶花蜜。真正的槐花蜜,在天气转冷时,瓶子凝结琥珀样的粘稠。一打开瓶子,即刻拥有槐香的簇拥。


你叫范雨素,我是石淑芳,河南那朵迟开的洋槐花 | 豫记 - 豫记 - 豫记

 

 

我长大了,长大的我还坐守在小村,不一样的是我成了一个读书的女人。像采花的蜜蜂,我的农闲时间全部用来采撷百花园中的书香,唐宋百家,文艺复兴,我飞来飞去感悟时间太短暂,浩瀚的书海里我太渺小。

  

二十年的光阴过后,在槐香簇拥的小村,我想起那位大嫂,不知道她会不会想到,打猪草的我现在像她曾经营的蜜蜂一样,疯狂地贪恋着一种叫书香的花蜜。而在追寻文学的路上,我是一朵迟开的洋槐花。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作者简介:
石淑芳,《洛神》杂志编辑。出版长篇小说《山女的世界下着雨》,获得河南省“文鼎中原长篇小说精品工程”优秀奖。2014年出版散文集《长在山间的文字》。在《中国作家》,《莽原》,《山花》,《雨花》等近百家杂志发文。多篇作品入选全国年度选本和高中语文试卷,获首届奔流文学奖。

豫记版权作品,转载请微信80276821,或者微博私信“豫记”,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@163.com

豫记,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