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练剑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。知海寻梦,博海寻友。知识需要传播,快乐更要分享。欢迎浏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唐翼明:具有世界眼光的“魏晋遗风”  

2017-05-15 14:24:49|  分类: 【名著古文小说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唐翼明:具有世界眼光的“魏晋遗风”


来源:凤凰网综合 

唐翼明:具有世界眼光的“魏晋遗风” - 草根练剑 - 草根练剑


著名魏晋文化史专家、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唐翼明。

唐翼明是夏志清的高徒,博士论文《魏晋清谈》得到余英时先生赞赏并作序:“作者是非常富于分析力和批判力的。”魏晋文化史可谓是唐翼明治学的根基,如今他的新著《江海清谈》也尽得魏晋遗风。

《江海清谈》可以说是《江海平生》的姊妹篇。《江海平生》写经历见闻,以记事为主;《江海清谈》写思想感怀,以议论为主。名为“清谈”,乃源于唐翼明对此词的偏爱。他说:“清谈流行于魏晋,是当时贵族知识分子的一种学术社交活动,其盛况远非一千多年后的欧陆沙龙可比。清谈的内容就是论辩说理,形式精致,讲究颇多。后人不明所以,以清谈为不切实际的空谈,甚至把清谈等同于今天闲人们的‘侃大山’,其实是莫大的误解。”他希望《江海清谈》是好的说理散文,有自己的见解,不赶时髦,不为他人立言,也没有八股气。

唐翼明喜欢《世说新世·品藻》的一个小故事:“桓公少与殷侯齐名,常有竞心。桓问殷:‘卿何如我?’殷云:‘我与我周旋久,宁作我。’”这故事当中的桓公是桓温(312—373),殷侯是殷浩(305—356)。唐翼明喜欢殷浩的答语,欣赏这句话里所张扬的那一种坚持自我的精神。“‘作我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。有淡泊之心、有作人的原则、有超然的气概,才安于‘作我’;有主见、有勇气、有自信,才敢于‘作我’。”这一番分析,可视为唐翼明的夫子自道。

当今学林谈陈寅恪似乎成风。唐翼明有一文《也谈陈寅恪》:“陈先生曾经下过大功夫研究过的十几种已死和半死的外国文字,大概也没有什么人去接着研究。人们之推崇陈先生,包括我在内,其实只是欣赏他所标举的十个煌煌大字:‘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’。但这就很够了。”唐翼明由此另有一番议论:“从前有些人攻击孔子提倡君君臣臣,是要人给君王做奴隶,这其实是一种误解。君君臣臣是一种双向的要求,即君要有君的样子,臣要有臣的样子,‘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’,并不是单方面要求臣怎样怎样。所以孟子后来发挥了孔子的思想,说纣只是一个匹夫,而不是一个君王,因为他做得不像君王的样子。孔子其实是一个真正有‘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’的人,他说:‘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’、‘有杀身以成仁,无求生以害仁’。孟子更发挥孔子的思想说:‘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谓大丈夫。’没有‘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’能做到这样吗?至于以后的‘孔孟之徒’是否具有这样的精神,那是‘孔孟之徒’的事,不是‘孔孟’的事。”如此见解,足见唐翼明深得魏晋清谈之妙。

陈寅恪有一首送给学生的诗:“天赋迂儒自圣狂,读书不肯为人忙。平生所学宁堪赠,独此区区是秘方。”(《北大学院己巳级史学系毕业生赠言》第二首)唐翼明读后,以为此诗语调幽默,看似轻松,实则是一首非常严肃的诗,更感叹如今很少有人注意到此诗中所说的“读书不肯为人忙”。他抒发己见:“读书不肯为人忙,就是读书治学要有自己的主见,不随大流,不求时髦,而要真正做到‘从吾所好’,自得于心,达到实现自我,完善自我的目的。要做到读书不为人忙,就必须放弃哗众取宠之心,沽名钓誉之意,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要放弃一切功利心。这是一种很高的境界,不要说今人很难办到,古人做到的也不多。”唐翼明切中时风:“读书要读‘有用’(有利于谋职、有利于赚钱)的书,写书要写‘有价值’(易出版、版税多、出名快,至少有利于提职升等)的书,至于读的书是否是自己真正想读的书,真正喜欢的书,真正满足自己精神需求的书,真正能够使自己更完善的书;写的书是否真正有学术价值的书,是否真正能表达自己意志的书,是否真正对生活与生命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书,则‘非所计也’。”以此观世,颇为中肯。

张爱玲有句名言:“出名要趁早。”随着唐翼明的老师夏志清先生捧红了张爱玲之后,这句话也几乎变得家喻户晓。唐翼明另有议论:“但是张爱玲这句话可质疑的地方也很多。且不说出名早晚并非能由你自己说了算,更令人起疑的是,就算出名早了,就真那么好吗?且以张爱玲自己为例,她的《传奇》出版时名声鹊起,那时她还不到二十四岁,出名不可谓不早矣。但令人意外的是,张爱玲此后的岁月过得一点都不幸福。飘零异国,穷死他乡,遗体几天以后才被人发现。而最最令人遗憾的,是她在文学上似乎也江郎才尽,再没有出现过什么惊世的作品。说得刻薄一点,如果她在二十五岁就死掉,几乎丝毫不影响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。”这一番议论,出自夏志清的得意门生,值得深思。唐翼明更深一层说,人出了名,好处固然不少,但坏处似乎也同样地多。他列的第三条是“开会多了,握手多了,电话多了,名片多了,从此失去了自我的空间,更无法潜下心来再读点书,加点油,充实一下自己。”环顾如今文化界的明星,多可作如是观。

本书中我很受震撼的是《换个角度看〈水浒〉》一文。一部从小看熟的古典名著,长大了再看,常有些新见解。唐翼明的见解更有新意。首先,他认为《水浒》的作者乃是一个同性恋者,而且有点变态。“根据之一,就是《水浒》其实是一本写男人感情的书,男同性恋的情愫非常明显。梁山一百单八将之间的感情,简直浓到不可思议,‘哥哥’‘弟弟’们一见面就‘纳头便拜’,或‘抱头痛哭’,一分手就‘洒泪而别’‘不忍分别’,一睡觉便同床共炕,所以美国作家赛珍珠将此书译成英文时,把名字改为《All Men Are Brothers》,实在是深得作者本意,比原名还好。”唐翼明还有几个令人信服的根据:二是《水浒》中凡好汉都不爱女人。三是《水浒》中完全不写男女爱情。四是作者显然有一种“仇女”情结。五是作者写到男女之间的关系时,还常常流露出性变态的特点,包括性暴露、性偷窥、性虐待,甚至有性乱伦的味道。唐翼明又说,《水浒》的作者还有暴力狂、杀人狂的心理倾向。“梁山好汉的共同特征就是会打架敢杀人,越有名的英雄越会打架,越敢杀人。”他举了武松和李逵杀人的例子,发现:“这些例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我们完全看不到被杀者的反应,他们的惊恐、他们的绝望、他们的惨痛、他们的哀号,仿佛都不存在,他们不过是一棵树、一株草,连被人宰割的猪羊都不如。这不是有意省略,也不是为了突出重点,这是反映了作者的一种心态:他关心的是杀人者的痛快,而被杀者的痛苦是他所不在意的。”孔子说“仁者爱人”,孟子说“恻隐之心,人皆有之”、“杀一无辜,而得天下,不为也”。唐翼明说:“‘文革’中居然有人大谈《水浒》受了儒家思想的影响,岂非完全扯淡?”旅美学者刘再复曾多次说过:“《水浒》对人性的摧残、对中国世道人心的破坏是非常大的。”所见与唐翼明略同。

唐翼明在书中多次引用《世说新语》的故事,放诸今日人事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妙处。而他经历了欧风美雨的洗礼,具有现代意识和世界眼光,又蕴含中国传统“士”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,清谈中便多有启人心智之见。

《江海清谈》,唐翼明著,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11月版。唐翼明:具有世界眼光的“魏晋遗风” - 草根练剑 - 草根练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