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练剑

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。知海寻梦,博海寻友。知识需要传播,快乐更要分享。欢迎浏览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法国总统大选:“汉语系”为何“算命不准”  

2017-05-10 08:40:24|  分类: 【浪漫法兰西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法国总统大选:“汉语系”为何“算命不准”

 

法国总统大选第二轮结果5月8日深夜揭晓,代表自创新政党“前进!”(EM!)的马克宏(Emmanuel J Macron)赢得一场毫无争议的大胜,以65.8%对34.2%的结果击败了极右翼法国国民阵线(FN)候选人玛丽娜.勒庞(Marine Le Pen),当选新一届法国总统。

这一结果对许多“汉语系”分析家而言恐怕是有些始料未及的:第一轮投票尚未完成,他们就大肆渲染勒庞的“强大民意支持”和浩荡声势,认为她可以拿“常规赛冠军”。“常规赛”拿了个第二虽差强人意,毕竟也进入了决选,“算命”有偏差但尚可接受,不少人又不断强调勒庞的“竞争优势”,认为她“至少有胜出的机会”。

但很显然,她并没有。法国官方电视台——电视二台选后的评论一针见血:“虽然马克宏谈不上有个‘胜利日’(投票第二天恰是欧洲胜利日),但这是一场一边倒的选举。”。

法国是欧美强国中第一个和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国家,也是欧盟中和中国在各方面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,“汉语系”分析这样一个常来常往的“老朋友”,何以会如此“算命不准”?

首先,对法国政治体制和选举机制了解不够。

和美国不一样,法国是彻底的多党制,总统选举则并不采用美国“分州计票、赢家通吃”的选举人制,而是“一人一票,票多者得”的所谓“雅典式”直选。这种“海选”客观上有利于FN这种支持者在全国范围内人数众多、但在几乎所有地区都是绝对少数的“胡椒面式政党”脱颖而出,而不利于绝对人数少、但拥有若干“铁杆”人数占多数“根据地”的传统式政党。正因如此,在参众两院加起来只有3个议席的FN(这还不是最少的一届),进入21世纪以来却屡屡能在总统大选中爆冷,2002、2017两度进入第二轮决选。

然而FN“人多面散”的优势却又被多党制所抵消:法国参选政党众多,少则十来个,多则20个出头,这么多候选人同时参加“海选”,使得任何一人一党都不可能(事实上也从来没有)在第一轮获得过半选票直接当选,2002年玛丽娜.勒庞之父让-马里.勒庞(Jean-Marie Le Pen)代表FN参选时,竞争对手多达15个,本届玛丽娜.勒庞则面对10个竞争对手。一旦第二轮出现一名“另类候选人”,所谓“共和国阵线”(Front républicain)传统(所有“一轮游”候选人会呼吁支持者投票给“不另类的那一个”)就会生效。上届老勒庞就吃了这个哑巴亏,这届“小勒庞”汲取教训,使劲浑身解术、用“我当选就让你当部长”的“大招”,拉拢了第一轮得票4.73%的“法国崛起党”(DLF)候选人杜邦-埃涅昂(Nicolas Dupont-Aignan)归附(但统计显示DLF的许多支持者不买账,选择了弃权或投废票),加上素来特立独行的,极左翼“不屈的法国党”(FI)候选人梅朗雄(Jean-Luc Mélenchon,初选得票率19.62%)游离于“共和国阵线”之外,本次“小勒庞”输得没乃父当年那么难看(老勒庞当年只获得17.79%选票),但也只能“到此为止”。

其次,对参选者的背景和政纲并不了解。

许多“算命者”把马克宏称作“中间派”,实际上“中间派”在法国政治生活中是指贝鲁(Francois Bayrou)的民主运动党(MoDem),马克宏属于原社会党(PS)的温和派,但在去年底、今年初,社会党内部矛盾激化,本是社会党希望之星的他被逼退党,不得已临时组党自行参选,其背后有包括总统奥朗德(Fran?ois Hollande)-前总统候选人罗亚尔(Marie-Ségolène Royal)等人的支持,虽然“前进!”在未来议会选举中根基浅薄,前景黯淡,但他个人参选总统却丝毫不缺底气。

反观勒庞,她和欧陆一些新崛起的“明星极右”政党、政客不同,法国国民阵线是一个早在1972年便成立、2002年就进入过总统决选的老党,勒庞一家三代在法国政坛打熬多年,时分时合,翻云覆雨,法国选民对他们既不陌生,也乏新鲜感,对于他们此次激励渲染的“移民恐惧”,不少选民固然有同感,却并不相信FN有“灵丹妙药”,更担心“没挡住难民潮却迎来法西斯”。不仅如此,为取悦失业人口和传统上支持左翼的劳工阶层,勒庞在选战中提出了一个“比极左还左”、包含大量“派糖”构想的经济纲领,这样的纲领对大多数法国人而言根本不能接受(Ipsos/Sopra Steria选后民调显示,投票给勒庞的人中“支持其政纲所以投票给她”的比例只有30%)。国内许多“算命者”仅看到她“极右”、“民粹”的头衔,就想当然耳地认为她在经济纲领上也“右”;仅看到她时髦的反原教旨、反难民口号,却对她和她的党喊了几十年的种族主义和激进排外(FN曾喊过让出生在法国的匈牙利/希腊/犹太混血儿、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滚出去,且几十年来多次发表针对华人的排斥甚至侮辱言论)视若无睹,“生辰八字”都没搜集完全,“算命”能准才怪。

其实此次大选第二轮出现“一个新党候选人对一个另类候选人”的异常状况,和两大传统政党不约而同选举前夕“掉链子”有关:社会党因总统奥朗德不负众望而爆发内讧,最有希望的候选人(马克宏)出走“单干”;共和党候选人菲永菲永(Fran?ois Fillon)在民调高居第一之际被“空饷门”打倒,却又出于压制党内对手朱佩(Alain Juppé)的私心执意不肯退选换人。从这个角度看,此次“小勒庞”在总统大选两轮中的成绩,其“含金量”其实不一定比当年的老勒庞更高——后者毕竟是正面“怼”赢了社会党的候选人若斯潘(Lionel Jospin)。

如今总统选举尘埃落定,一些“算命者”犹有不甘,认为6月立法选举FN会“再掀挑战”。如前所述,FN这种“胡椒面政党”更适合“海选”,而不适合小选区,法国立法选举偏偏是小到不能再小的选区:仅52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,却有348个参议院和577个众议院议席,可以预料,两大传统主流政党社会党(PS)和共和党(LR)将凭借“根据地”优势,继续在两院呼风唤雨,民主运动党、法共等老牌政党的表现也会远好于总统选举,而“水土不服”的FN(当然也包括匆匆组建的“前进!”)能比上届多斩获几席便算突破,很难获得举足轻重的议席数量,更不用说改变法国乃至欧洲、世界政治版图了——换言之他们还会继续“算不准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